设为首页收藏本站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理公益口吃矫正班2018年6月培训随到随学!7月培训报名还有0000结束! 口吃故事——十八年痛苦磨砺

口吃|结巴|口吃矫正|口吃治疗|治疗口吃|矫正口吃互助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总共525997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741|回复: 58

口吃故事——十八年痛苦磨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铜牌 铜牌 银牌 温暖牌 爱心牌 热心牌 公益牌 友爱牌 长老牌 元老牌 金牌 金牌

发表于 2017-4-23 19:51 |显示全部楼层
口吃故事——十八年痛苦磨砺:对付口吃的影象,是在我八岁的时候。刚上小学一年级,老师给每位同学发了一个意见卡,要求归去后让家长填写对讲授的要求。我的卡是妈妈和姐姐共同填写的。内容约莫是我有口吃,希望老师赐与关照等等。这是我头脑中最早的口吃影象。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口吃,除了发G、K的音发禁绝确外,也没有感觉到自己说话尚有其他什么问题。只是偶尔听到他们形貌我说话时“青筋暴出,满脸通红,样子可怕”。不外,我依然快乐,玩伴颇多,天天都在无忧无虑地生在世。

     九岁那年,母亲带着我去一个亲戚家,说要给我看病。路上有人开顽笑地问我:“你有什么病呀?”我自得地说:“口吃病。”当时候,在我看来,有个病是相当值得荣耀的,因为有了病,就可以在众多姐妹中得到怙恃的更多关爱,甚至可以吃到平常惆怅一见小零食。要知道,70年代中期的农村,物质条件是相当匮乏的。
  
     
     把看病当作一次快乐之旅,尚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用不着注射吃药。亲戚是一个神秘的师婆。听说能请动何仙姑的台端。在一片烟雾缭绕的氛围中,何仙姑袅袅附体了。母亲敬拜,详述我的病情,大仙双目微睁,吐着烟圈静静听着,然后不慌不忙地取过三张黄纸,用毛笔鸾翔凤翥地画出天书般的道符。母亲立刻谢恩,在仙姑的授意下,取出一张黄纸烧掉,然后把纸灰敬重地盛到碗里,用水搅拌后让我服用。哪个滋味,怎么一个惨字了得。 

   
     归去以后,继承服用了剩余的两道符,可我照旧照旧把G、K音误发成D、T,口吃照旧继承。谁人年代,迷信盛行,过不长时间,我们那边又有一个越发怪诞的传说--青蛇白蛇二仙下凡,悬壶济世了。大片大片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到同一个地方,虔敬地俯首下跪,并把一张小白纸放到膝前,只为得到一点治疗种种疑难杂症的药物。

     正值春季,黄土高原的季风虽然不会吝啬他的那点尘土,一柱香时光,在每小我私家的纸片上都市出现一些微粒,众人无不欢天喜地道谢好坏二蛇仙。在拜仙求药的人流中,虽然少不了母亲的身影。记得我一共吃了三副仙“药”,效果虽然是让人失望的。以后,我还被迫服用过治疗癫痫类药物,无不以失败而告终。一次一次的治疗履历,不但对口吃于事无补,并且从那以后,口吃的阴影逐渐在我心灵播下罪恶的种子。

     小学阶段,我还可以当众朗读课文,甚至可以代表班级在全校师生前宣读新学年筹划书。没有对口吃的注意,也没有恐惊,甚至底子没有感觉到口吃,但常常是我一和人说话,别人就反应“听起来费劲,替你着急。”逐步的,我逐渐感觉到我是另类。再加上对G、K的发音,积极回避,我真的变得少言寡语起来。四年级下半期的一天,灵光突现,我象开了窍的葫芦一样,突然间掌握了G、K的正确发对音。那种兴奋的感觉,我到现在都影象犹新。我象一个挣脱笼子的小鸟一样兴奋,随处述说着我的豪情。然而,我很快就发明,只管我上课答复问题踊跃举手,但老师照旧善意地回避着我渴望的眼神。  
   我只好孑立地钻回到以前的鸟笼,这一次,是我自己关上了飞出去的门。说话,在正凡人那边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到我这里,竟然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我知道,因为口吃,从我出生那一刻起,我的身份就与别人有了天壤之别。长大以后,我多次思考关于口吃的问题。为什么别人没有口吃而我却有?口吃是怎么来的?如果说口吃是模仿来的,那世界上的第一个口吃者是怎么产生的?

    我有三个母舅,此中大舅就患有口吃,但我没有和他亲密打仗而学得口吃的时机,因为他的事情远在他乡。在我的小同伴中,没有一个患口吃的,在众多的同伴中,我也没有把一个同伴“熏染”成口吃患者。模仿,真的是传说中制造口吃的第一利器吗?我从小身体不是太好,常常伤风发高烧。有几次曾经烧得导致晕厥。别的,我尚有尿床的习惯,直到九岁了,还三八六九地尿床。我试图把这些原因和口吃的一定接洽起来,但始终理不出一个头绪。

     上了初中,来到一个全新的情况。学习任务告急起来,有大量需要背诵的东西。老师也常常当堂抽查。这使我感触非常告急。原来会背的东西,一旦被老师抽到,立刻张口结舌,语不成句,背诵常常是在同学们的哄笑声和老师掩盖不住的窃笑声中草草收场。为了不至于导致更多的难过,我颠末N天的思想斗争,兴起勇气和老师说:“老师,你要求背的,我肯定背会,但希望你不要在讲堂上抽查我,好吗?”老师真的同意了。我至今都十分谢谢他。是他为我保全了剩余的自尊,让我越发放心苦读作业,不再为口吃的事情分出更多的精力。  

     由于学习积极,我的效果总是在全年级分列第一。我的名字比口吃的身份传的更响。许多多少同学都围着我转,竟然尚有好几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静静送给我纸条。众星捧月般的感觉让我找回自信,口吃不知不觉中似乎淡化了许多。现在想来,当时候真是我人生比力“光辉”的时刻。   

     不幸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体贴疼爱我的奶奶去世了,我失去了一个常常夸耀我,给我不绝制造快乐和自信的亲人。那段日子,我时刻生活在回想当中,生活和学习受到影响,口吃这个恶魔也趁火打劫地赶来作孽。中考很快到临,在填报自愿的时候,我再也不敢填“师范”这一项目了,虽然我知道,如果我报考师范,肯定能乐成,但我实在不肯意做一个口吃老师,让我的学生一茬接一茬地传笑我的故事。

     于是,我违背了怙恃的意志,冒险填报了中专。当时候的中专,可不是现在的中专,分数之高,登科率之低,让人诈舌。运气就这样和我开了个玩笑,我的分数远远高出师范登科线,而离中专底线还差三分。寒窗十载,我痛失跳出农门的大好时机。母亲和我都痛心地哭了,父亲一连数日沉默沉静不语。而造成这个苦果最大的障碍,就是因为我的口吃。许多年以后,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令我感触焦急的事情,晚上总会做噩梦,梦见测验,梦见我又以几分之差名落孙山。   
  口吃的危害如此之大,病理如此巨大,治疗难度如此之高,而现在时常看到一些帖子,“轻松治疗口吃”,“口吃不是病”,试问,为什么在这样的呼声中,患者的矫正率却屡创新低,而患者的比例和人数却逐年上升?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矫正机构太急功近利了,他们底子没有认真研究过口吃,对口吃的认识水平简单而浅近,矫正机构的实力是靠炒作而非实效,这样的理论与做法,焉能把口吃的矫正引向深入?  

     在中考失利的情况下,我艰巨地走过了人生第一道坎坷。颠末痛苦的决议,我决定把学业继承下去,辗转上了本县的一所重点高中。由于中考效果比力出众(高中登科线远低于中专),我被班主朱老师任任命为班长。我虽然在以往的求学进程中多次担当班级向导,但那是源于同校老师之间对学生情况的评价、交换以及认可,而我,在一个重点高中里,总上课时间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委以重任,确实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接下来的学习和生活非常顺利,只管我来自农村,但我以宽仁与友爱团结了班内绝大多数同学,受到他们的拥护与推崇。那段日子,口吃又静静淡出我的视野。半个学期下来,大家竟然都没有发明我有口吃现象。元旦到了,我和班上其他积极分子共同主持了晚会上。但就在哪个晚上,高二年级的几个学生由于平常与朱老师的一点纠葛,竟趁乱用砖头把他宿舍的玻璃全部砸烂!出于年轻气盛,朱老师立即要我召集班内十数名同学拿上家伙去讨伐那些作恶者。我劝他要理智点,但没有效果。最终,局面无法控制,辩论双方有好几小我私家受伤,此中一个还比力严重。  

     事情到了这样的份上,不但学校出头干涉,公安构造也参与视察。由于我是直接组织者,首先被停课担当视察。此时,我们敬爱的朱老师私下找我,说他正在面对优秀西席稽核,如果此事把他扳连进来,势必影响到他的出息云云。我虽然在心底升腾起一种被人使用和诱骗的苍凉感觉,但照旧心领神会,把这件事情一包大揽到自己身上。那段日子,最令我痛心疾首,险些到了要被学校开除学籍的田地。我的精力压力也非常大,说话也到了“开口必吃”的田地。 最后,学校思量到我平常的体现,给了我记大过处分,此事才算偃旗息鼓。   

     从那以后,我的愚蠢以及仗义连同口吃一起被传扬,大家都知道高一年级有一个口吃班长。我的生活一度被打乱,效果直线下降。为了少出洋相,我主动辞去了班长职务,天天把自己泡在书堆里,不肯再与人多来往。只管如此,口吃的阴影好长时间都挥之不去,时好时坏,缠绕着我剩余的高中生活。在高考冲刺的那段时间,我险些生活在炼狱里。

     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干得比驴累,睡得比狗晚。食堂长时间粗茶淡饭,无法扶养天天高负荷运转的大脑需求,导致我以及和我一样冒死啃书的许多多少同学都差别水平患上神经衰弱症状。“眼比熊猫还黑,头发比鸡窝还乱”。这就是我们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   
幸亏,天道酬勤,我终于考取了本省的一座高等医科大学。当我拿着通知书跌跌撞撞跑回家,面对怙恃的焦急问话,我竟然口吃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许,现在的学子已经不太相识我们哪个时代的情况了。一个农家子弟可以或许走进多数会读书,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从农村户口立即光明正大地成为市民户口,意味着以后一个泥腿子生活的永远竣事。   
     我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美美地、不分白昼地睡上好几天了,让疲惫的身心得到彻底的放松。梦见我回到了少年时代,梦见奶奶看到我领回奖状的光辉灿烂笑容,梦见给我写纸条的女人在金色的花丛中冲我微笑,梦见母亲给我求来的道符和仙药......突然,一群马蜂不知从那边飞来,追逐着我,一个可怕的声音回荡在心底:你口吃,不能上大学!我惊醒了,鹤咦吖的,嘴里不迭地说:“我不口吃了,不口吃了...”母亲给我递过一块毛巾,眼光布满爱怜与愧疚,叹息了一声,脱离了。   
     实在,我最向往的,是能上一所军事院校。穿上一身橄榄绿,戴上一顶闪亮的军盔,手握令人敬畏的钢枪。我敢包管,那险些是每个男孩都有的空想。小时候,奶奶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对整天摆弄玩具枪的我,信誓旦旦地说过:“你长大了,肯定能当一个兵,一个很锋利很威风的兵。”但是,大概我奶奶不清楚,军事院校,是拒绝招收口吃患者的。只管我的高考分数已经高出军事院校的登科线,但无济于事。因为我压根就没有报考这类院校,就象我当年没有报考师范一样的来由。   
     我曾怨天怨地怨怙恃,到头来,怨来怨去只能怨自己运气。毕竟口吃是怎么来的,没有一小我私家能说清楚。在我志自得满的时候,口吃销声匿迹;在我岌岌可危的时候,口吃招摇过市。可谓随缘而去乘风而来,无影无踪,捉摸不透。在等待开学迎接崭新生活的日子里,我静思我的口吃履历,得出一个结论:之所以到现在仍没有挣脱口吃的困扰,是因为我没有掌握好和口吃斗法的最佳时机。口吃来了,其汹涌之势无人能敌,而我却以卵击石,冒死抵抗;口吃去了,如强弩之末,而我却放马南山,放弃追击。这一次,我一定要改变战略。
   
     我拿出了一本在报摊上买来的《演讲与谈锋》,那边登载着一家口吃治疗机构的告白。权衡再三,我选择了他们的函授教程。从当时候,我才名顿开,原来,世界上除我之外,竟尚有那么多口吃者,他们也有着和我惊人雷同的痛苦思维、痛苦遭遇。我第一次听说了张景辉的名字,知道了口吃与心理障碍的干系。我对口吃的认识有了一个重大的突破。虽然简单的函授对付口吃治疗没有到达抱负水平,但毕竟,他们给了我一个认识口吃的平台,让我见地了口吃的真身,那就是你自己-------最少,我当时是非常认可的。   
     虽然不能投军了,但当个医生也是不错的。我就这样走进了大学的殿堂,在那边如饥似渴地学习人体的每一个布局。在一段时期内,我担当了我是一个口吃患者的事实,甚至有意识地报告舍友们,我原来是一个很严重的口吃患者。这样做的初志是为了贯彻“担当口吃,袒露口吃”的原则。一个舍友引经据典地报告我,口吃是因为大脑病变造成的,现在无法治疗。
     我反驳他,口吃是百分之百的心理疾病。为此,我们还特意向老师请教。老师的答复摸棱两可,于是,我们的讨论旷日长期地继承下去,甚至到了不分场合的田地。但是,我很快发明,我的口吃在探讨进程中一点点恶化起来,我越来越缺乏足够的证据表明,口吃是百分之百的心因性疾病。到了最后,我甚至连老师上课点名时候喊一声“到”都非常困难了。
从大二开始,我们逐步打仗到一些专业知识课,我对大脑和神经部分特别用心。我知道,无论对口吃的成因有万万般表明,都可以从大脑和神经的性能中找到最后的答案。从口吃多年的感觉来看,口吃产生的时候,首先是呼吸系统受到打击,此时,我们会感触胸闷、气憋,呼吸仓促或停顿,之后才出现口吃的一系列症状,如嘴唇颤抖、捶胸顿足如、面红耳赤等等。当时我已经知道,呼吸中枢漫衍在大脑皮层,间脑,脑桥,延髓和脊髓。呼吸既受植物神经控制,又可以受我们大脑控制。所以,我们不需要专门控制,就能自动完成呼吸行动。另一方面,如果有需要,我们也可以在大脑的指挥下,随意控制呼吸的节律。   

     说话前,包管气味的流畅,是不口吃的很重要的保障。问题是,为什么产生口吃的时候,我们失去了控制呼吸的自主权呢?告急焦急的心理到底在我们大脑和神经内部产生了怎样的作用?这个问题缠绕、狐疑了我好久。  

     大三的一个集会上,我认识了一位来自白求恩医科大学的A同乡,主修神经内科。令我惊喜的是,他也是一个口吃患者。由于共同的履历,我们很快谈到了同一个话题。他推断,口吃是一种病态条件反射。患者的神经性能存在一些调治性障碍,会把一些轻微的不安因素逐级放大为告急情绪,并且让控制呼吸的植物神经产生暂时性紊乱,大脑无法得到控制呼吸的主动权,于是出现气味不畅,或仓促或停顿,口吃就再所不免了。但是,到底是哪根神经存在问题,谁也拿禁绝。  

     关于他对口吃的表明,我虽然感触线人一新,豁然开朗,但实在无法担当也不敢担当这个现实。因为,如果他的推断创建的话,那么将意味着口吃治疗变得异常巨大与艰巨起来。这是所有挣扎在口吃泥潭里的朋侪不肯意看到的。然而,随着我们探索的不绝深入,这个暴虐的事实似乎越来越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我不敢在往下深究了,何况口吃这个被世界医学界公认的“千年困难”也非我们两人就可以霸占。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已往,一天,A同乡打来电话,说他发明用一些医学手段和物理疗法可以使神经性能得到有效的规复。我敬佩他一往无前的钉子精力,但对我来说,从神经医学角度去研究口吃的成因和治疗方法已经不怎么感兴趣了,因为我已经迷上了心理学。我更希望用心理学见解来治疗口吃。我们相约,再会的时候看谁说话更流利一些。

     时光荏苒,一不小心,我们已经到了实习阶段。我被派往北京实习,在那边,遇到了同在一起实习的A同乡。在他滔滔不绝的游说下,我终于决定和他一起报考北京一家军医大的研究生。在那段考研的日子里,我和他在空闲探讨的照旧口吃。我和A虽然是同乡,但无论从经济实力照旧人缘配景,我都无法和他相提并论。他能轻易得到他所要的一些数据资料,甚至在要害时刻,总能得到一些重量级人物的鼎立相助。这一点,我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但他并没有轻视我,把我当做知音,甚至想和我一起研究出一种治疗口吃的药物,让全世界的口吃患者知无不言。  

     遗憾的是,由于我的水平问题,没有能和A同乡一样,如愿考取那所军医大的研究生。但是,我们却在口吃问题上告竣共鸣,那就是治疗口吃,必须从心理和生理两方面一起下手。生理方面的研究,我力有未逮。A同乡拍着胸脯体现,一定要把这个问题研究出个一二三来。以后,我毕业分派到一个公司下属的医院当了一名平凡医生,他一路青云,直到神经内科主任、学术带头人。
期间,我一方面研究心理学,并取得了国度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另一方面,和A同乡一起,试验了不少治口吃的方法,甚至冒险实验一些矫治口吃的实验性药物。几年已往了,口吃渐行渐远,离我而去,已经很少复发了。然而世事多变,由于公司经济效益下落,公司不得不大幅精简人员。我虽不在精简之列。但已无心继承尸位素餐,清静地提呈辞请求。在A同乡的推荐下,到上海当了一名心理咨询师。在办理凡人心结的同时,我更为口吃患者驱除心理阴影。屈指算来,距口吃产生已过十八年了。

     口吃,给我的生长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让我比凡人更添了一份的烦恼。本日,我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目标就是想报告那些依然与口吃抗争的朋侪,只管口吃问题是巨大的,但毕竟,口吃是可以有效治疗并且可以或许得到最大改进的。口吃的研究仍在继承,研究步队在不绝扩大,口吃患者并不是孤单地一小我私家在战斗!

     现在,我们要做的,首先是正视口吃。不管口吃是由什么原因而起,它都离不开自身生理方面的因素。担当口吃,就必须担当一些友,哪怕友是暴虐的。用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态度对待口吃,效果只能是事与愿违,绝不例外。

     
     其次,积极地参加矫治。我们对口吃之所以提出“矫治”的见解而非“矫正”,是与口吃形成的原因细密相关的。有的朋侪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有本领把口吃治疗好,“扳”过来,那是非常艰巨和不容易的。在现实生活中,不治而愈的患者不是没有,但数量非常有限。何况,当他不治而愈的时候,早已沧海桑田,青春不在了。比起你支付的那一点点物质上的代价,你的青春,你的抱负,永远是最为宝贵的。

    第三,要有足够的毅力和韧性。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韧性,增益其所不能。把这句古语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吧。在最有效治疗口吃的方案横空出世以前,所有治口吃的方法都需要你的积极共同。那些希望浅尝辄止、一劳永逸的思想只能为中途而废埋下伏笔。只有那些在进步的蹊径上不畏艰巨、百折不回的智者,才华一步一个脚迹地走向乐成。 口吃矫正器 (18).jpg

口吃矫正器 (19).jpg

口吃矫正器 (20).jpg

口吃矫正器 (21).jpg

口吃矫正器 (22).jpg

口吃矫正器 (23).jpg

口吃矫正器 (24).jpg

口吃矫正器 (25).jpg

口吃矫正器 (26).jpg

口吃矫正器 (27).jpg

口吃矫正器 (28).jpg

口吃矫正器 (29).jpg

口吃矫正器 (30).jpg

口吃矫正器 (31).jpg

口吃矫正器 (32).jpg





















上一篇:口吃能治吗——实时应对最重要
下一篇:口吃的原因——全面解读(口吃,结巴,口吃矫正,口吃的原因,口吃治疗,口吃怎么治疗,矫正口吃,儿童口吃,治疗口吃,如何治疗口吃,口吃矫正器,口吃矫正最简单方法,口吃矫正法,治疗口吃最好的方法,口吃吧,口吃网,治疗结巴,结巴治疗,治口吃,口吃怎么办,口吃会遗传吗,口吃学校,小儿口吃怎么办,口吃论坛,口吃医院,口吃的治疗,口吃治疗法,中国口吃网,说话结巴怎么办,结巴怎么办,治结巴,口吃之家,口吃互助会版权所有)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口吃,结巴,治疗口吃,口吃怎么办,口吃矫正,矫正口吃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5-29 14:46 |显示全部楼层
懂了
口吃,结巴,治疗口吃,口吃怎么办,口吃矫正,口吃治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5-29 14:4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9 15:03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口吃|结巴|口吃矫正|口吃的原因|口吃治疗|口吃怎么治疗|矫正口吃|儿童口吃|治疗口吃|如何治疗口吃|口吃矫正器|口吃矫正最简单方法|口吃矫正法|治疗口吃最好的方法|口吃吧|口吃网|治疗结巴|结巴治疗|治口吃|口吃怎么办|口吃会遗传吗|口吃学校|小儿口吃怎么办|口吃论坛|口吃医院|口吃的治疗|口吃治疗法|中国口吃网|说话结巴怎么办|结巴怎么办|治结巴|口吃之家|口吃互助会发布的口吃故事——十八年痛苦磨砺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口吃故事——十八年痛苦磨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公益口吃矫正:[面授函授班] [音频教程合集] [视频教程合集] [图文教程合集]
口吃,结巴,口吃矫正,口吃的原因,口吃治疗,口吃怎么治疗,矫正口吃,儿童口吃,治疗口吃,如何治疗口吃,口吃矫正器,口吃矫正最简单方法,口吃矫正法,治疗口吃最好的方法,口吃吧,口吃网,治疗结巴,结巴治疗,治口吃,口吃怎么办,口吃会遗传吗,口吃学校,小儿口吃怎么办,口吃论坛,口吃医院,口吃的治疗,口吃治疗法,中国口吃网,说话结巴怎么办,结巴怎么办,治结巴,口吃之家,口吃互助会

用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kouchihuzhu即赠《口吃自我矫正方法》,添加微信dl13987203920拉入口吃微信群。

口吃| 结巴| 口吃治疗| 口吃矫正| 治疗口吃| 矫正口吃| 口吃怎么办|口吃的原因|口吃矫正法| |网站地图
2000-2018 中国口吃互助会(交流社区)版权所有
热线: 微信dl13987203920 电话0872-2279121 QQ938027078
13577889880 13987203920 ( 滇ICP备09007701号-9 )
 
回顶部